杭州街头一个男人猝然离世 家人流泪捐出角膜

杭州街头一个男人猝然离世 家人流泪捐出角膜

清晨寒风中,他骑着单车突然倒下

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下班回家途中,于北京地铁6号线呼家楼站突然晕倒,现场多名群众志愿对其进行了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地铁工作人员也呼叫了急救车,但34岁的金波最终未能生还。

路人纷纷出手奋力施救

现场

家属的决定也同样感人:同意捐赠他的角膜,来帮助更多的人

三位女士参与紧急救治

当门外响起敲门声时,妻子正在细心地照顾襁褓中的孩子。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她的脸上依然带着温暖的笑容,但笑容渐渐消失——

第一个拍摄救治现场的目击者徐女士介绍,19时30分许,金波晕倒在呼家楼站开往潞城方向站台,逐渐失去意识,随后,两名女乘客上前对其进行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期间不少乘客向两名救人者递上纸巾。后来,一名自称是急救医生的外国女子参与到救治中,按压其胸部。

门外的人并不认识,但和着急切的语气却吐露出一句她一辈子都不想听到的话:你丈夫现在昏迷中,情况危急。

徐女士先后拍摄了4段视频,视频中,地铁工作人员一边疏散乘客让出空间,一边拨打急救电话。“后来用他手机通知了家属,家属好像是说他患有糖尿病。”徐女士称,20时许,999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将其接走,参与救治的三位女士配合警方做笔录。

她的眼泪,瞬间不可控制地流出来了。她呜咽了几句支离破碎的话:明明离开时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

整个救治过程持续约半个小时,仅有几名女士按压救治,地铁人员未提供自动体外除颤器等急救设备。

昨天清晨,一位男子在离开家2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晕倒在香积寺路路口不省人事。而他的妻子、才几个月大的女儿、年迈的母亲,还在等待着这位一家之主能够早点回家。

送医

他骑着单车在路上,却突然晕倒

死因属于突发性心脏病猝死

昨天上午7点半,杭城正寒。

19时50分许,金波好友吴学文作为第一个亲友赶到现场。吴学文赶到地铁站时,金波的状态已经不佳,“躺在地上不动,身边有一堆带血的棉球,很多乘客围
着。”核实完吴的身份后,20时许,金波被送往距离地铁站约一公里外的朝阳医院抢救。朝阳医院急诊科医生介绍,送到医院时,金波已没有生命体征,属于突发
性心脏病猝死。

在香积寺路白石巷路口,下城区东新街道的环卫工张大姐正在清扫路边的垃圾。冷风一吹,她搓了搓冻僵的双手,打算扫完就去吃一个热乎乎的早点。

网友

突然,马路对面传来一声急促的“啊”,叫声特别大。张大姐一看,一位30多岁的男子从单车上直直地摔倒在地,“头部着地,上身向前倾,身子卡在单车上,耳朵上还挂着耳机。”

指地铁工作人员缺乏必要处置

目睹这一幕的张大姐心里暗叫不好。她走过去,见到男子大概1米7左右,身子看着壮实的,但是面色惨白,嘴唇发青,额头被撞破了,人已经昏过去了。幸好公交车站旁等车的一对年轻夫妻的帮忙,才把该男子从单车上挪下来,平躺在地上。

现场视频在网上发布后,有网友发帖称在事发地铁站现场的急救行为不专业,地铁工作人员也缺乏必要的处置,还指出地铁缺少基本的应对心脏骤停的体外心脏除颤器。

在绍兴路口执勤的一位交警回忆说,当时男子骑着共享单车,由东往西行,在路口感觉自己心脏不舒服,就靠边停车了,“后来直接就倒下去了。”

网友“急诊夜鹰”发帖提出质疑:视频时长2分30秒,胸外按压仅仅占据23秒,按压了55次;更多时间花费在人工呼吸上;施救者嘴巴也沾染一些污物;现场虽有多个地铁工作人员,但没有直接参与施救,仅仅是沟通、呼救;事发的呼家楼地铁站没有自动体外除颤器。

美高梅59599,路人医生轮流施救,热心大伯赶去通知家人

正值早高峰,该男子倒地后,很多路人都施以援手。“路过的人们统统围上来了,里一层外一层的,大约有15个人吧。”

家住三塘北村的沈女士回忆说,有一位戴着围巾的老大姐给该男子做心肺复苏,按了好长时间,说“腰痛死了”要歇一会;另一位大姐又立马接上去做心肺复苏。这两位大姐是第一轮给病人做心肺复苏的。

第二轮心肺复苏是东新街道沁园卫生站的俞医生做的,因为是专业人士,俞医生心肺按压的频率很快。一个心肺按压轮回是30次按压,3次人工呼吸,俞医生整整按了6个轮回。俞医生人工呼吸三次之后,围观的大哥又来帮着人工呼吸三次。“中途有一次,患者有一点轻微的反应。”

围观的人群中,一拨人做心肺复苏,还有一拨人忙着寻找家属。住在大关的郑大伯,是拱墅城管的退休人员,他翻找到了男子的身份证,一个人跑去男子住的小区通知家人。“我一开始还跑错地方,后来是跑到社区才问到正确的地方,再跑去家里叫人。”郑大伯前前后后花了十多分钟才找到他家,“幸好家里有人,男子的妈妈在家,他老婆在给小孩子喂奶。”

这边120急救车也随即赶到,带来了一堆急救器械。沈女士、俞医生、张大姐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俞医生在急救的第一刻,没有摸到该男子的脉搏。她们都害怕她会不会出现意外。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