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59599】外军蛙人中秋夜探南海岛礁 解放军直接开枪

【美高梅59599】外军蛙人中秋夜探南海岛礁 解放军直接开枪

美高梅59599,■ 朱胜喜

外军蛙人中秋夜探南海岛礁 解放军直接开枪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12期  通俗文学-军营小说

中国国防报报道:记者乘坐海军“抚仙湖”号军舰,在南海上继续航行。在东门礁完成补给后,“抚仙湖”号的下一站,是南薰礁。

  作家随基地新闻干事来到南海上的这座岛礁上时,头发逢乱,脸色煞白,嘴角里还沾着刚刚呕吐过的食物,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神圣南海别样美

  作家是从北京来基地采访的,他要写部关于水兵生活的小说。作家在陆地采访完了后,突然心血来潮,想到守礁部队体验生活。基地首长拗不过,只好派一艘小艇把作家送上岛礁,并让基地新闻干事全程陪同。

船上的人说,每次来南薰礁都会下雨。当“抚仙湖”号到达南薰礁时,果然也遇上了这里的风雨。

  当小艇离开海岸后,作家后悔了,在海上全然没有在江上坐船舒服,小艇在茫茫大海上时而左摇左晃,时而上下颠簸。不一会儿,作家就交了公粮(水兵把呕吐形容交公粮)。这时,作家才真正体验到南海无风也有三尺浪的传言。

在大海中乘坐小艇前往礁盘十分惊险。原本以为小艇上会有专门的座位,但上了艇才发现,其实现实并不是那么优雅。人只能坐在舱盖上,双手抓紧舱盖,脚蹬小艇边的栏杆,就这样被放离母舰,开始了与大海的博弈。在赤瓜礁第一次入海时,随着小艇在海中摇晃,记者心中一阵紧张,以为这就是大风大浪了。但和南熏礁的风雨相较,才知什么是“小巫见大巫”。

  小艇经过整整的一昼夜航行后,终于靠上了岛礁,作家也交了一夜的公粮,一踏上岛礁,他两腿直发软。

前往南薰礁的那个下午,天空下起了雨。雨滴打在海面上,也淋在我们身上。风浪很大,小艇在海中无助地左右摇晃,又在波峰波谷间跌宕,一切似乎都失了控。海水不时涌入小艇,大家的鞋里都进了水,几个两米高的浪打来后,记者便从头湿到脚了。流进眼里的海水很是生涩,只能用手抹去,但这也是徒劳,因为总有新的浪打来。

  礁长看到作家遭罪的样子,很是同情,忙对炊事班长说,给作家打点水嗽嗽口,擦一下脸。炊事班长听到礁长的吩咐,愣了半晌,这才转身进厨房。

驾驶小艇的张海波就站在旁边,于颠簸中掌控着我们在海里的唯一依靠。这名27岁的湖南青年当兵已经10年,自“抚仙湖”号出厂,便在舰上服役,被称为“小艇王”。坐着“小艇王”驾驶的小艇,即便风急浪大,也无须紧张,因为记者知道,他见过比这更大的风浪。

  过了一会儿,炊事班长端来了小半脸盆清水搁在作家面前,并给作家舀了一杯嗽口水,然后小声地对作家说,你先洗脸,再漱口,漱口水吐在脸盆里。

起航前,坐在岸边的台阶上,和张海波有过一次聊天。“有一天晚上补给,遇到的是至少高5米的浪。艇是立起来跑的,艇艏上翘的角度超过45°。浪把小艇打的蹦蹦响,一个浪打到我胸口,生疼。大家的鞋子都不见了,海浪还把4个人卷入了大海”,张海波说:“当时,我就在艇上拿着手电筒,不停地照着去找他们。”不知道那一夜张海波和他的战友们是怎样度过的,但当他们最终平安返回时,他们还是没有离开这片海。

  作家望了望炊事班长,很是不解,但还是按炊事班长的话做了。

“南沙是我们的领土,礁上的人都是战友。南海很神圣,不管在任何岗位,都应有这样一个意识:保卫国家,保卫海洋。”张海波说。即便这片海洋有时并不温顺,需要他们出生入死,他们也从不惧怕。在张海波看来,南海特别美好,就算是晕船把胆汁都吐出来,他也喜欢这片海。他说,这是海军官兵的军种属性决定的。张海波还说,航海人就是要胆大心细,风浪来,不要怕,不要慌。记者坐在小艇上,看着身旁的张海波,想着他说的这9个字,心中默念了许久。

  作家正要将用过的水泼进大海时,炊事班长抢先一步端过了脸盆,说,我帮你倒,说着走向厨房那边。

终于,我们到达了南薰礁。

  体力有些恢复的作家,在礁长的带领下,参观了整个岛礁。作家这才知道了岛礁上没有淡水,只靠补给船定期补给,一遇上大风大浪,就长时间不能补给,作家还知道,因岛礁上每天的气温高达50°C以上,岛礁上不能长蔬菜,不能储存蔬菜,守礁官兵每餐都是吃罐头。作家心里一阵惭愧,他刚才用过半脸盆水,是多么大的浪费。于是,作家要求礁长带他到厨房看看。厨房里两位战士正在忙活,当作家发现两只大缸里装满了清水时,这才安心。

来南沙就是上前线

  开饭了,作家看到主食是馒头,一盘已失去原来味道的肉罐头,还有一碗蘑菇罐头汤。

莫名地,就对南薰礁有好感,或许是因为这个名字很美。但南薰礁的实际情况却并不美好。这里离外国非法占领的岛礁很近,敌情异常复杂。

  作家吃了一口馒头夹了一块罐头肉,喝了一口磨菇罐头汤,他想吐出来,有一股说不出的不适味道让他难以下咽。

南薰礁上的老班长蓝青永当兵12年,守礁14次。他说:“看到岛上外国人的武器装备越来越先进,防御也好,我们心里很着急。2010年之前,他们那边一到夜里就灯火辉煌,我们这边晚上11点就得熄灯。不过最近几年情况好了,可以24小时发电,也有了空调。”

  作家抬头看见守礁官兵正有滋有味地吃着,他觉得战士们为了守好祖国的大门真的是太崇高了,一篇令他自己感动的小说已在他的心中酝酿成了。作家想到这儿,又吃了起来。

2006年的中秋节,蓝青永他们刚把月饼摆到院子里准备过节赏月,外国的武装渔船就来挑衅,还有蛙人在礁盘周边摸来摸去。蓝青永就和战友们进行“对空射击”警告。那一个中秋夜,他们就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中度过。

  礁长把作家送上了返航的小艇,长时间挥着手。这时,炊事班长走到他身后说,礁长,我舍不得把作家漱口洗脸的水倒掉,过滤了一下,就和进了准备分给其他战友的洗脸水里。

蓝青永对记者说:“来南沙就是上前线。我们就是为祖国这片海而来。即便危险也要坚守,因为这里属于中国。”

  礁长一听,转身问,厨房里不是有两缸清水吗?炊事班长接着说,我怕作家知道清水的重要性不好意思,就装上了海水。

不知道万巍是否真切了解老班长蓝永青口中所说的这种危险。他是南薰礁新上任的指导员,1989年出生,东华理工大学国防生,现已毕业两年,此次是他第一次守礁。见到万巍时,是在军舰负一层的水兵宿舍外。与其说他是指导员,不如说更像一个邻家男孩,面孔还有些稚气。讲话时,他的两只手会不自觉地紧握在一起,显得有些拘谨。但下了军舰的万巍却是另外一副样子。

  礁长听完炊事班长的介绍,眼睛潮湿了,用手拍了拍炊事班长的肩头。礁长抑起了头,他不想让泪水渗出来,心想,作家能真正体验到我们守礁官兵的生活吗?

在南薰礁码头搬运东西的人群中,记者找到了万巍。当时,他已经浑身是汗,准备再去搬运物资,并协调指挥着大家的行动。记者问他:“还适应吗?和你想象中一样吗?”万巍说:“差不多。来之前,这里的样子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了。”“想家吗?”“还好吧。”他笑着回答道,之后便继续加入搬运物资的队伍中去了。那种同南薰礁的融合感,使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初来乍到。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