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葵海

小小说:葵海

  小女孩摇摇头,再次露出达宇喜欢的笑容,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

就像《小王子》里的那朵玫瑰花,在那颗小行星里有且只有它,它对于小王子来说就是唯一的,是他深深爱着的。可是也像小王子所说的,在人类的地球上,虽然有千千万万朵玫瑰花,可是我们所爱着的所追求的也常常就只是那其中的一朵花,一捧水。

  “你不是‘太阳花公主’吗?我的名字叫康达宇。”达宇顿了顿,好像明白了什么事,哪有人只能和一个人做朋友的,自己是被小女孩骗了吧。他难过的望着太阳花公主,“你说只想和我成为朋友,难道是骗我的?”

老妹看同事朋友圈晒图说是哪儿的葵花开了,特别好看!于是趁着国庆的最后一天,我们便开启了赏花之旅。

  “达宇不知道原因吗?”

看着她赏花的小模样,我们也觉得格外漂亮,于是顺便抓拍了几张。等我们沉浸在花海中的时候,一一闹着要往旁边走。

  放学归来的达宇刚好听到了歌声,循着这动人的旋律来到大树下,看到了坐在树干上的葵海,露出不可思议的惊喜。他被这自然优美的歌声陶醉了,也闭上双眼:整个人像被金黄色的葵花环绕,幸福极了,它们展开最美丽的脸庞,在达宇四周欢乐的舞蹈起来,几朵葵花带着达宇飞起来,遨游在花海之上。

正当我以为她是不是没有站稳,要跌倒的时候,她已伸出手准备从地上抓起什么东西了。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朵小黄花。

  萤火虫飞着飞着,落在了葵海的金黄色长发上、肩膀上、裙摆上、双臂上,似乎她也变成了一只大大的萤火虫,全身都一闪一闪的。

嫩嫩的小黄花拼尽全力从干裂的土地里窜出来,怒放的小花朵孤零零地依靠在贫瘠的土地上,没有绿叶的衬托,只有旁边浓郁的薰衣草太阳花的比照。它似乎没有顾影自怜,只是这样悄悄地、静静地开放了。

  “同学们,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可能看起来不像我们看见的那样。你觉得不可能,但是相信的话就有可能出现。我们拥有一颗最广大的心,它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惊喜和欢乐,当然也会有悲伤,可是它会伴随我们直到生命结束,是我们最忠实的朋友。那么,就让我们好好对待它,也用自己的真诚去伴随它。达宇喜欢的葵海,难道大家不喜欢吗?”

没有人宣传,没有人知晓,也没有人光顾,可是这并不妨碍她的美!

  “我在这儿!”她继续露出灿烂的笑容。

小黄花虽然渺小不起眼,可它仍旧有属于她的“小王子”,仍旧会有这样一位“小王子”来欣赏它,爱它。

  让这里充满欢声和笑语

我牵着她走到薰衣草旁边的一点空地上,想着让她自己待在这边玩,我再去臭美一会。谁知,还没等我松开手,她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推开了我的手,一屁股蹲了下来。

  葵海远远望见东倒西歪的汽车疯狂的飞过来,那里面,达宇的气息显得凝重又急促,许多人在和死亡的恐惧做斗争,只有达宇,他在祈求,一定要把礼物亲手交给自己。

臭美的我们很快就投身到“花海”的怀抱。这时,一一成为了我们的专属模特。我们一会儿让她站在这里拍照,一会又将她抱着换一个方向;一会儿告诉她去摸一下花瓣,一会儿又让她对着镜头笑,可能我们的要求实在是太多了,没过一会儿,一一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她开始自顾自的赏起花来。

  葵海冲到马路中央,张开双臂,集聚所有仅余的力量,仅剩的5片花瓣在一瞬间碎裂,她挡在中间,用身体抵住了疯狂而至的汽车,被它推着前行了好远好远。小小的身体在汽车安全停下的瞬间散碎成金黄色的光点,被风吹散,那两颗糖果无声的掉落在地上,被弹起,又再次落下。

一进到公园里面,远远地便瞧见一道金黄色的长廊,连接着蓝天与绿地。走近一看,一朵朵硕大的太阳花,每一朵就像是一张怒放的笑脸,金黄的花瓣环绕着紧凑的花蕊,似太阳般的热情绚烂。金色的太阳花旁,簇拥着它们的是紫色的薰衣草,一丛丛,一簇簇地静候在高大的太阳花旁,虽然显得有些矮小,但却一点都没有丝毫失色之处。

  “你的笑容真美丽!”达宇怔怔的望着小女孩的笑容,站在太阳下赞扬。

������C

  “达宇!康达宇!”

只是,我也想说如果想要有人来欣赏你,爱你,首先你必须得是一朵盛开的花。如果你就是一粒种子,永远都埋藏在地底下,那么无论你未来会盛开成什么样的国色天香,此时都将会无人问津。

  “好了,达宇,坐下吧。回去以后要更多的关心和了解葵海哦,因为你们是好朋友呀!”

通过无所不知的度娘,我们知道“葵海”在东西湖区,就这样我们开着车去郁金香主题公园赏葵花去了。

  达宇带着洛洛正要出门。突然,洛洛像发现了什么,一个箭步向栅栏外奔跑过去,并且兴奋的叫起来。

  “喂!达宇,叫我呀!”小女孩提醒到。

  达宇别扭着握起拳头,生硬的问:“你的名字呢?我已经把名字告诉你了。”

  “达宇是大笨蛋!”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小女孩惊讶之余,很认真的回答:“我叫葵海。我们都互相知道名字了,你愿意做我的朋友了吗?”

  “葵——海?葵海!”

  达宇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往衣服包包里放了两颗糖,唤上小狗洛洛,出去散步。葵海在小径边等他。

  “你是公主,真的可以喊名字吗?”达宇问,“我们的公主就不能喊她们的名字。”

  带给我纷错如织的花瓣和清香四溢

  背着书包走在小径上的达宇,抬头看向两边高高的葵花林,它们已经开出了好多好多,每一片花瓣都那么可爱,狭长,柔软,清香,美丽。达宇一直记着那个约定,渴望它的到来:当所有的葵花都绽放的时候,葵海会来邀请他跳舞。这是一个多么美好又令人憧憬的约定。

  晚上,达宇在图画本上画了一片碧绿的葵林,却有一朵神奇的葵花正迎着朝阳散发着鲜艳的颜色,它如一个小小的太阳。在它身边,青石上站着两个小家伙,一个金黄色长发,一个黑色短发,两个人都开心的笑着。达宇兴奋无比的告诉爸爸和妈妈:这是自己和神秘的朋友一起看的第一朵盛开的葵花。

  劫后余生的人们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热泪盈眶,拥抱身边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冲出车门。

  这已经是达宇第三次看见小女孩了。

  达宇端端正正的坐在教室里,与同学们一起认真地听老师讲课。

  达宇被爸爸紧紧护在怀里,他的头完全被爸爸的大手包裹,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听见人们恐惧的惊叫声,身体剧烈晃动,莫名的痛传进小小的身体。达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爸爸狂跳的心震动着他的小脑袋,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吸走了车里的空气一样,达宇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他拼命的吸着每一口仅剩的空气,手里仍紧紧地拽着给葵海的礼物盒,绝对要给葵海的礼物。

  小女孩咬完最后一口西瓜,也学着达宇把瓜皮扔进桶里,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望着达宇,粉嘟嘟的左脸颊上粘着一颗黑瓜籽。

  “太神奇了,葵海,你好厉害!我从没这样看过葵花,噢耶!我飞起来了,我飞起来了!”达宇望着自己的身体正飞翔在葵花林上空,又惊喜又欢喜。

  葵海静静地望着消失在小径尽头的达宇,这次她没有冲上前去拦住他,跟他说说话。葵海一言不发,她抬起有些忧郁的双眸,金黄色的葵花一朵一朵的映进她的眼睛,望着这些已经绽放的花朵,她的忧伤淡了下去,露出笑容。

  “我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你,我很担心你!”

  自称是“太阳花公主”的小女孩点了点头,露出漂亮的笑容。

  能够和你成为朋友真的是太好了。

  “已经有绽放的葵花了吗?”达宇问。

  “我要去县城里呆三天才会回来,这三天里我不能和你玩了。你和洛洛一起等我回来好不好?”达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那是要和好朋友分离时最真挚的不舍。

  小女孩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脸颊。

  喊声刚刚落下,仿佛有世界上最悠扬的音乐响起,划过海面,拂过山岭,携带月华,轻轻落在这片葵花林之上。两个人于是欢乐的在这上面尽情地跳起舞来。

  仿佛每一朵等待绽放的葵花都悄悄的祈祷,要把自己最灿烂的笑容露出来,实现自己曾对太阳花公主倾诉过的梦想。这是葵花种子用自己一生的努力来完成的梦想,他们总是会沿着定下的路坚定不移的走着。

  达宇把瓜皮扔进桶里,说:“那你拿一件给我看看哪!我才不相信你。”

  “葵”声音还没落下,达宇已经飞快的冲了过去,“海!”

  达宇跪在地上,头抵冰凉的地,那里绽放开一朵花。

  葵海和达宇的脚离开了地面,轻盈的飞了起来,从葵林里慢慢露出头顶、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最后整个身体都出现在了葵花林上面。

  “真是个笨公主!我指的是左脸颊啦!”

  摇了好几次头后,葵海又把目光放在了路的尽头处。

  “好呀!可是公主也要上学吗?”达宇问。

  达宇声嘶力竭的呼喊着,葵海却再也没有出现,她没有从葵林里跳出来吓他一大跳,没有坐在树干上唱歌,没有站在那块他们一起看第一朵葵花开放的大青石上。

  在月夜里悄悄入睡

  达宇蹲在小径上,伤心难过的哭起来。洛洛跑过来,望着自己的小主人,汪汪的叫着。达宇微微露出埋在膝盖里的头,抽泣着问:“洛洛……葵海,生气了吗?不和达宇做朋友了吗?呜······我找不到她,找不到她。达宇不走了,让葵海回来好不好?达宇错了,葵海快回来,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那我以后把书都借给你看好不好?”

  “在!”小女孩欢乐地答到,并且将右手高高的举起。

  萤火虫从草丛里闪着光亮,慢慢飞了起来,向夜晚问候,在两位小客人的身边轻盈的舞动。洛洛的眼睛里忽闪着幽绿色的光芒,追着飞舞的萤火虫,跑过来又跑过去。

  达宇离开的第一天。

  “到!”意识到老师在叫自己的名字,达宇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神色不安的看了看老师,低着头不说话。

  达宇坐在爸爸身边,手里紧紧地拽着他为葵海精心挑选的礼物:那是一个发夹,上面贴着一朵金黄色的、可爱的葵花。

  达宇喘着粗气,疯狂的奔跑在葵林小径上。

  葵海牵起达宇的手:“我带你飞到葵花林上面去。”

  “小家伙,我是说真的。”它又响了起来。

  好像听见了来自心底深处悲伤的告别一样,除了被爸爸紧紧搂住带来的丝丝紧密的恐惧外,另一股莫名不安的恐慌与绝望从车外一下击中了达宇,不留缝隙的将他那颗小小的心脏团团围住,泪水情不自禁的溢出了眼眶。他再次努力的挣扎着呼吸快要枯竭的空气,竖起耳朵,想要听清楚那是谁的声音,来自何方?

  来不及思考,一个强劲而带着无尽的思念的拥抱围住了哭泣中的葵海。

  达宇离开的第三天。

  “葵海,这朵葵花开得好奇特哦,你快来看呀!”

  “早上好,葵海!”

  我想静静地拥抱你

  “因为我只想和你成为朋友,所以不能让别人看见我。”

  抑制不住心中的想念,葵海离开了树干,循着大路的方向飞翔起来。偶尔路过一只小鸟,绕着她飞了两圈,又飞走了。葵海回头,村子已经变得很小了。还没有看到乘坐的汽车,葵海感觉自己有些累了,没等她反应过来,身体在下一刻重重的落到了路面上,激起一层淡淡的尘灰。她的脸不再粉嘟嘟的,苍白得像是快要死去的模样,长头发乱成一团,只有那双眼睛仍闪着银色光亮,望着远方。

  牵着他的手跳起自由的舞蹈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是我的好伙伴嘛!”达宇摸摸后脑勺,害羞的回答。“可是,葵海,被别人看到你怎么办?”

  栅栏里羽毛漂亮的鸡群们看见小主人,“咯咯咯”的欢叫,纷纷聚拢过来,张着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小主人和他手里的桶。达宇端起桶底,来个底朝天,将桶里的鸡食全都倒进了食槽里。鸡群全都快速的埋下头去,啄食着它们的早餐。

  “好呀,不过达宇不能拿去做坏事!”葵海大大的眼睛盯着达宇,“这样可以了吗?我就坐在你身旁。”葵海取下隐身衣,整个人又显现在达宇面前。

  “爸爸,达宇好难过,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达宇说着,右手紧紧的抓住了胸口前的衣服。

  达宇笑了,葵海戴上它,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他望着车窗外划过的树林,真想它们在下一秒都变成葵林,这样就能更早的见到葵海,把礼物亲手交给她。

  葵海飞越过整片葵林,检查完剩下的花瓣后,坐在达宇发现自己唱歌的那枝树干上,呆呆的望着天空,一直等到天黑,在那里沉沉的睡去……

  达宇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将葵海的话语重复了一遍:“达宇喜欢和葵海做朋友。”

  葵海惊讶的盯着达宇,露出美丽至极的微笑,接过糖果,默默地望着它们躺在自己的手心里。

  所以,我不能失去你,你知道吗?达宇不能失去最好的朋友,不能没有葵海在身边,葵海也不能没有达宇。难道葵海没有这样想过吗?

  小女孩没有回答。

  达宇仍然默不作声,回到桌旁坐下。

  “别叫我小家伙!我有名字,叫达宇!”达宇望着莫名其妙的从桌角处出现的太阳花公主,抑制住满肚子的好奇,仍然很生气的样子。

  “可以吗?”葵海眼里闪过一丝不易查觉的忧伤。以后?自己还有多长的时间呢?

  “你痛不痛?摔伤了没?”葵海担心地问着。

  达宇看见葵海没有说话,有一丝担忧,但他现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要告诉葵海。

  小径的尽头,他俩轻轻拨开葵叶,踏上土埂,钻进了一望无际的葵林里。两人一起来到一块大青石旁,达宇爬上去后转过身,伸出小小的手:“葵海,把手递给我!”

  他的名字就叫……

  夜晚,达宇躺在凉席上,心里默默念到:

  达宇脸红了,他快步迈开,把水提到屋里,从里面快速跑出来,却发现小女孩不见了,心里失落极了:太阳花公主为什么不和自己说“再见”就走了呢?都还没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呢!以后还会再见到她吗?她住在哪呢?

  葵海悠闲地坐在树干上,夕阳的光辉一条一条的从整片盛放的葵花林里划过。她的脸颊镀上一层温暖的橘红色,散披在身前的金黄色长发变得更加美丽了。葵海望着成片葵花林,闭上眼睛,情不自禁的唱起歌来:

  达宇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神奇的小女孩,震撼了好一会儿。

  “所以,所以……”

  “没、没有。”达宇摇摇头,不知老师为什么要这样问。

  突然,一朵迎着朝阳努力绽放的金黄色葵花屹立于眼前,新鲜娇嫩的花瓣一片一片的舒展开来,随清新的晨风轻轻摆动,它的四周还是一片低着头蓄积力量的花骨朵。第一朵盛开的葵花,如静静漂浮在碧绿海洋中的一帆小船,载着达宇和葵海的期望与快乐而来,优雅又令人向往。

  葵海张开双臂,转了一个圈,金黄色长发随风飘了起来。

  葵海望着达宇,希望他答应自己的邀请。

  “嗯!”

  有一个小男孩,你知道吗

  只剩29片花瓣了,葵海在心里默数着自己检查的结果,坐在回村子必经的大路旁的大树上,摇摆着双腿,金色的头发被风吹动,散碎的光阴落在她的睫毛上、脸颊上,明亮的大眼睛眺望着路的尽头,盼望汽车赶快带来她时刻思念的朋友。

  达宇还在寻找,他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但是的确没有再看到太阳花公主。正当他放弃寻找,打算往屋里走时,小女孩从屋角处探出头来,她对着达宇悄悄叫到:“嘿!我在这里!”

  “好啦!达宇,太阳花公主没有出现哦!一定是你太想念人家,所以眼花啦,爸爸先进去了。”达宇的爸爸撸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摘下帽子走进了屋里。

  达宇还是紧紧的握着拳头,硬硬的点头,看着小女孩,小心翼翼的问:“你没有骗我吧?”

  这可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天。达宇上课时总是有些担忧,生怕葵海被别人看到,会发生什么让她难过的事,那就是自己害了她,没有及时阻止这一切。

  那个声音失望的响起来,接着一个小女孩从桌角处现出身来,一头金黄色长发,穿着轻盈漂亮的裙子,光着脚丫,露出美丽的笑容。

  “那达宇喜欢的葵海,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能给大家介绍一下吗?”

  不过没关系,珍惜着微笑,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葵海也蹲下身,用手抚摸着洛洛的头:“洛洛,你还好吗?”

  “葵海。”小宇在小径上找到了葵海。

美高梅59599,  达宇点了点头,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了下来。

  达宇沉默不语。

  “第一朵盛开的葵花,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达宇激动地拍起手来。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呀!就像第一个捉到蟋蟀,第一个摘到豆角,第一个爬到山顶······这些“第一个”总是让达宇欢乐与幸福不已。现在,葵海又让他看到第一朵绽开的葵花,心里感动极了,开心极了。

  葵海伸出双手,慢慢靠近那张挂满泪水的脸,轻轻擦拭掉那一颗颗滚烫的泪珠,忍住自己的泪,露出笑容:“我不在的时候,如果达宇哭泣,谁帮你擦掉眼泪呢?”

  达宇说:“我带你去我的秘密基地,那里有好多萤火虫,它们也会开音乐会呢!”

  达宇点头。

  我们一起唱,唱世上最动听的歌曲

  “好!”达宇提着桶走出鸡栏,扣上门扣。

  “好。”葵海站起来,把糖果装进裙子包包里。

  达宇还没有听过葵海的歌声呢,她的歌声一定很动听;达宇也没有见过葵海跳舞。她会不会和自己一样只是欢乐的摆动身体和双手呢?不,葵海可是公主呢!她的舞蹈肯定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定会令人赞叹不已。而且,葵海的笑容总是那么的灿烂,让人情不自禁的喜欢。不知道葵海会不会喜欢自己的笑容呢?多想让她和大家都成为朋友,可是,她到底拥有怎样的秘密呢?居然只和自己做朋友。作为公主,其实也很可怜吧,因为不能被其他人看到,不能和其他人成为玩伴。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和自己成为朋友,带给自己那么多欢乐?达宇带着一连串想不通的问题朝学校走去。

  达宇要离开三天?如果在这三天里,花瓣全掉了怎么办?那自己就再也见不到达宇了。葵海还没有和达宇告别,不想让他责怪自己又悄悄走掉;葵海还没有让达宇不要忘记自己,还没有……不要,不要走,达宇,等等……

  达宇怔怔的盯着可爱的葵海,脸“唰”的一下子全红了。“快点啦,不然我要一个人看了哦!”

  达宇一骨碌儿从地上站起使劲的摇头:“一点也不痛。”他盯着葵海,好奇的打量着她,葵海掉在他的身上时,一点都不重。

  第一次是达宇从水塘提回一桶冰凉的水回到院子里时,她正悠闲地坐在达宇家老屋门前的石阶上懒懒的晒太阳。跟在达宇身边的小狗洛洛看见她,一个箭步扑到她的怀里,激动地上蹿下跳,好像很久以前就已经认识一样。

  达宇啃着西瓜,不理它。

  “为什么?”葵海睁开眼,歪着小脑袋问。

  三只小猪在圈里“哼哼”的叫。

  达宇刚刚完全没有听老师的讲课,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脸上一阵一阵的热。就在这时,一个微小到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达宇喜欢和葵海做朋友。”

  他们三个要永远在一起,绝不分离。

  达宇的爸爸一惊,望着伤心的儿子回答:“不怕,儿子,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家!回去好好吃一顿就没事了。下车吧!”

  “公主?”达宇震惊的望着她,手里还呆呆地提着满满一桶水。

  可是我会离他而去

  达宇的眼中开始惊慌,瞳孔慢慢缩小,聚焦在葵海的身上的光芒开始扩散开去,手中的葵海正在消失,葵海的身体幻化成光点,从自己的手中一点点的离去。他用尽所有力量去拥抱正在消散的葵海,想要将她死死抓住,绝不放手的样子,却扑了空,葵海已经散落在他的四周,渐渐,光点飘散。

  达宇望着大家,又望望老师,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开心了。他看着葵海,她的双眼因感动而颤动着迷人的光芒,令人向往。

  第二天,清澈响亮的鸡鸣报晓脱下了夜晚的衣服,破晓来临。

  “妈妈,小猪们也饿了!”达宇对着后院门放声呼喊。

  这是第三次和小女孩见面,不知道她又是什么时候进到屋里的。

  阳光如往常一样,铺洒出圣洁的光芒。

  “嗯,我知道。”葵海笑起来,达宇也跟着笑起来。

  葵海的身影渐渐的现出轮廓,能够清晰的看见那头金色的长发散在身后,能够看见雪白的长裙及地,能够感受到她的心跳,却唯独没有体温,一片冰冷。达宇诧异地放开双臂,怔怔的望着:似玻璃般易碎的葵海就站在他的面前,明明就在眼前,却仿若隔了一面镜子,触碰不到彼此。泪水夺眶而出,达宇再一次在葵海的面前无助的哭泣,只是自己浑然不知,那一次,他在葵林没有找到葵海蹲在小径放肆大哭的时候,葵海就在他身边,她蹲着身子,双手抱着达宇,默默守着他,她努力安慰他,却传达不了任何心意。

  “达宇?”葵海被悄然闯入的外来者吓了一大跳,整个人从树干上掉落下来。

  葵海慢慢松开达宇的手,背着小手安静的望着像小鹿般兴奋地达宇,他眺望着这片金色的海洋,开心得活蹦乱跳。

  路径两旁掉落了无数花瓣,它们不再新鲜,都已经失了水分。那些还昂着头的葵花花朵,剩下的花瓣也少的可怜。对达宇来说,这意味着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们辛苦后将会开始有收获,他会为他们感到高兴;但对于葵海来说,这便是她的生命,短得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如果没有遇见能够看见她的达宇,她就不会难过了。

  “嗯。”

  “哦!”达宇回过神来,吸了一口气,高声喊道:“葵海!”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