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不曾失落的梦(十五)

短篇小说:不曾失落的梦(十五)

林夕何尝不是这样啊!他头缠着带血的绷带,拖着伤痛的身体,四处向亲戚借钱。可这些势力眼的亲戚,不是不借给,就是推说没钱。

林夕,今后自己要多保重,我不在你身边了,梦中,梦中多相聚几次吧。

“不说,揍他。都是这小子,把妹妹拉拢坏了!”伊帆的二哥也趁机喊道

爱神啊,为什么给予这年轻人这样的打击。

“不,傻丫头,这八千元钱我上哪去凑啊!”

不,不,林夕看到这里,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她绝食威胁,无济于事。

摘要:
任天空燥热异常,任蝉声阵阵,天空一丝风也没有,可这年轻人依旧痴呆呆地站着,站着。林夕站了很久,很久,突然他下意识地醒了过来。因为他的手从大衣口袋里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林夕啊了一声,顿感自己浑身燥

雪中送炭人间少

林夕站了很久,很久,突然他下意识地醒了过来。因为他的手从大衣口袋里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林夕啊了一声,顿感自己浑身燥热,汗透衣裳。可当时,林夕并没有发觉出热来。

钱,钱,钱能买走人性,钱能买走爱情。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你一个人撑着这样一个家,小妹才七岁,就烧火做饭的。二弟除了上学,就去帮工打杂。这个苦难深重的家啊,可我又不能给予什么。

伤病未愈的他,瘫痪在床的妈妈,年幼的弟妹,就这么一个家,怎么能一下子能凑足这八千元钱啊!

爱的巨创,生活的坎坷,为什么统统向着这灾难深重的家,苦命的男孩身上袭来?这不公,这不公。

伊帆整日思念着林夕,她多么希望林夕早一点将她带出这个没有了温暖,没有了母爱的家啊!

包里有二百元钱,留下来算我和你给这个家的一点贡献吧。

不,应该说她是坚强的,伟大的。

那张相片我带走了,想你时,我就再看看你。

燕燕站在哥哥身旁,泪水还挂在腮边,伊帆正趴在林夕的胸前哭着。

这是一封女人的信,一封不太墨水高的动人的爱之信。

于是一阵噼噼啪啪的棍棒过后,林夕倒下了,在没有任何招架下,头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这是给你的一封信,本想和你说的,可我怕你受不了。几经周折,还是写一封信好,当你念完信时,也许我已经走了,去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这位做母亲的啊!你哪里知道,女儿精神上的痛苦远远大于物质上的享受。

你的帆

这个昔日充满爱的家,如今为了钱却失掉了温暖,像个冷宫,活地狱。没有亲情的母亲,没有感情的兄长。

我反抗,我绝食,可有什么法子,我——我是个女人啊。

伊帆几次逃跑,都没有成功。

家里的东西差不多都拾掇好了,妈妈的被子,你的,弟妹的被子,衣服都做好了,缝好了。你的毛衣也织好了,平平地放在你的被子下了。

“林夕——”伊帆一下子又扑在林夕身上呜呜地哭起来。

也许女人就是这样,红颜女子多命苦。八千元钱买去了一个活死人,他们能买走我的身体,可买不走我的心。林夕,我爱你,真的。我真怕你恨我,不原谅我,我始终不敢把这一消息告诉你,怕你不顾这个家去和他们拼命。哼,钱啊,为什么钱能夺走纯情之爱,钱能毁掉一对生死恋人,钱能打破一个美好的梦。

摘要:
伊帆这娇生惯养的女子,为了爱,为了忠贞的爱情,这个弱女子出走了。不,应该说她是坚强的,伟大的。今天,正当林夕在院子里给妈妈熬药的时候,伊帆的两个哥哥领着一群族人涌进了院子里。伊帆的大哥怒气冲冲地冲

林夕,原谅我,再去找一个,找一个吧。我知道你忘不了我,爱我。你的脾气我知道,找一个吧,这个家需用一个女人。

“对,对,揍他,揍他!”大哥也嚷道

林夕跑进了屋里,脱下大衣,从口袋里取出了那包东西,他打了开来,原来是伊帆给他的钱和一封信,林夕焦急地打开那张纸。

“林夕,你放心,除了你,我谁也不嫁!”

多替我在妈妈面前尽孝,我多想再给苦命的妈妈搓一搓后背,洗一洗身子啊,可是……

林夕,伊帆,又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女人的心,一颗跳动的滚烫的爱之心。

林夕傻笑了,他真希望伊帆重新找一个能够真心爱她,照顾她,体贴她,疼她,理解她,了解她的男人。可这毕竟是纯真的爱情啊!伊帆不能离开林夕,林夕也不能离开他的帆啊!

自从我们相识以来,我们就爱的那么深,那么深。我们共同的志趣使我们走到了一起,本想和你永远生活在一起,去创建一个幸福的家,可这一切的一切,被世俗无情地吞噬了。

很久很久,林夕被嘤嘤的哭声惊醒了。他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浑身发烫,浑身发疼。

林夕捧着这封爱的自白信,心里象炸了油锅似的,一时间全不知道了,整个屋子似乎都转了起来。

“帆,原谅我,又使你吃苦了。”林夕痛楚地说

最后,祝你多保重。

“伊帆没来过呀,怎么,她出了什么事情?”林夕惶惑地问

任天空燥热异常,任蝉声阵阵,天空一丝风也没有,可这年轻人依旧痴呆呆地站着,站着。

“姓林的,别装蒜,不上你这来,她又能上哪去!”伊帆大哥又喊道

美高梅59599,幼小的弟妹,破败的家,沉重的担子都要靠他一人去挑。可林夕仅仅二十一岁啊,二十一岁,一个男子汉的黄金年华,多少人此时正在求学深造,学堂读书,可他不得不为了家去奔波,去奔波。

“我什么都不要!”

他似乎看到他的帆走了,走在激流波涛之中,林夕喊着伊帆的名字,再也控制不住,昏了过去。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