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终了,他还是没过上好日子 | The night of

季终了,他还是没过上好日子 | The night of

他叫约翰斯通,是一名自由辩护律师,专门替不入流的小毛贼提供所谓的“法律援助”,不管成与不成,均收250块钱。这个数字在我国有辱人之嫌,但纽约皇后区的下等人们没有这样的觉悟,并且对斯通给出的付款要求——只收现金,不能刷卡,必须当面结清——他们也毫无异议,因为斯通实在是他们能找到的最后人选了,其他稍微正规一点的律师都按小时收费,费用是他们就算在最美的梦里都不会出现的天文数字。

摘要:
美国司法部当地时间12日发表声明说,伊利诺伊州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当天正式起诉绑架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嫌疑人布伦特·A·克里斯滕森,原定14日进行的预审取消。如果克里斯滕森最终被判绑架罪名成立,面临的最高刑罚将是终身监禁。
熟悉章莹颖案、长期研究美国
…美国司法部当地时间12日发表声明说,伊利诺伊州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当天正式起诉绑架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的嫌疑人布伦特·A·克里斯滕森,原定14日进行的预审取消。如果克里斯滕森最终被判绑架罪名成立,面临的最高刑罚将是终身监禁。熟悉章莹颖案、长期研究美国法律的律师告诉新华社记者,联邦大陪审团起诉表明案件性质严重,意味着案件进入正式诉讼阶段。【正式起诉意味着什么?】联邦大陪审团正式起诉的消息让不少关心案情的民众感到欣慰,这是否说明检方已经掌握足够证据?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张军说,大陪审团起诉的门槛相对较低,检方只需提供“合理根据”,也就是说,目前检方提供的证据说服了大陪审团的大部分成员,证明嫌疑人犯绑架罪的可能性较大。加利福尼亚州律师公会注册出庭律师邓洪指出,刑事类的案件,联邦检察官比较喜欢采用大陪审团起诉这种方式。检方向大陪审团提供证据时,只有检察官、检察官传讯的证人和陪审团成员在场,不需要公开所有资料,也没有人挑战证人的可信度,95%以上的情况联邦大陪审团都会起诉。联邦调查局6月30日以涉嫌绑架章莹颖逮捕克里斯滕森。不少关心案情的民众提出疑问:为何过了这么久才起诉?预审为何取消了?邓洪解释说,依据美国法律,被告在被逮捕的30天之内,检察官必须正式起诉。联邦大陪审团12日正式起诉,这在规定时间范围内。起诉后,案件进入正式诉讼阶段,原定14日的预审便没有必要了。【下一步如何推进?】按照诉讼程序,嫌疑人还有机会决定是否认罪。通常辩方律师不会建议嫌疑人认罪,尤其是嫌疑人所犯罪行不轻、可能导致终身监禁的情况下。邓洪指出,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给予嫌疑人保持沉默的权利,宪法第六修正案给予嫌疑人聘请律师为其辩护的权利。在目前仅有录音资料、尚不确定章莹颖下落的情况下,嫌疑人有很大可能性选择保持沉默。张军认为,案件很可能直接进入庭审,出现戏剧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但庭审前会有很多动议,双方会进行交锋。辩护律师会挑战检方提出的各种证据,因为大陪审团看到的证据越少,对当事人解脱罪责越有利。如果指控成立,检察官必须提出强有力的证据。张军强调,尽管嫌疑人被大陪审团起诉,基于无罪推定的原则,嫌疑人依然被假定为无罪。张军说:“起诉的大陪审团与参与案件最终审理的大陪审团的性质是不一样的,如果给嫌疑人定罪,检方提供的证据要让参与审理的大陪审团的每一个成员都能够排除合理怀疑。”【继续搜查是关键】根据检方的起诉书,基于在法庭上已经提供的证据和文件,以及在调查过程中尚未披露的一些证据,负责调查此案的联邦调查局和警方认为章莹颖已经遇害。联邦调查局、伊利诺伊大学警察局以及伊利诺伊州警察局正继续调查这一案件。张军认为,虽然执法部门认为章莹颖已经遇害,但大陪审团以绑架罪对克里斯滕森起诉,这可能表明检方目前还没有掌握证明其谋杀的决定性证据。也就是说,假如找到章莹颖的尸体以及与嫌疑人的关联,那将是嫌疑人犯谋杀罪的最好证据。邓洪分析说,发生绑架案件通常有三类动机,一是“为钱”、二是黑帮之间的“交易”、三是把女性作为“性奴隶”的绑架。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此案不太可能是前两种情况;假设是第三种,存在嫌疑人不马上杀害受害人的可能。“如果受害人没有被害,她会被嫌疑人关在哪里?嫌疑人如何给她提供食物?会有什么线索?”邓洪说,“解答这些疑问都需要警方开展地毯式搜查,需要大量人力、物力。需要注意的是,嫌疑人被抓后,限于警方有人力有限,不排除一段时间后停止搜查的可能性,案件有可能会成为”冷案”,因此警方的持续调查值得关注。”(原文标题:《章莹颖案正式起诉意味着什么?》)

这个被业界看不起的律师,在一个寻常的夜晚做完一单寻常的生意,正打算迈着他那烂皮的双脚离开21片区的派出所,不经意间看到了铁笼子里的纳西尔可汗,一个巴基斯坦裔的二代移民,他卑微但倔强的眼神成功的引起了斯通的注意,让他在离开警局一段路之后,毅然折返,在不知具体事由的情况下自荐当起了纳西尔的辩护律师。
这是第一集的剧情。时间来到第八集的结尾,因为年轻的主辩律师犯了个低级错误,法官提前一天通知由辅助律师——也就是斯通——来做被告方的结辩陈词。为此斯通一晚上没睡好,他写稿子,逐字逐句的推敲,在杂乱狭小的房间里坐立难安,焦躁的情绪引发了皮肤过敏症,于是狂喝来自遥远东方的神秘中药,濒临死亡边缘,只能动身求医。所以第二天呈现给陪审团、对方辩友和法官的,是一张仿佛用不种颜色的皮拼接起来的脸。

斯通的结辩主要分为三部分:
一、按照时间进度和既有的证据,给两名案件当事人确定了九项罪名,但是其中没有谋杀罪,因为围绕谋杀罪的所有证据都不是事实证据,而只是公检两方的推断,所以这起罪名不应成立;
二、在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公检两方的眼睛死死盯住纳西尔,想尽办法判他有罪,而对其他几名嫌疑人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很不法治;
三、基于以上两点,斯通引述了大美利坚宪法赋予每个人的权利:聘请律师为自己的自由辩护,接受公平公正的审判,以及对无罪推定的高度怀疑。他特别强调,这个权利每个美国公民都有,既包括在坐的陪审团的每一个人,也包括正在接受审讯的纳西尔。
相对于检方律师咬着纳西尔记忆空白不放的狠辣作风,斯通以退为进的招数显得非常高明。虽然他没有反败为胜,但是他关于宪法权利的说辞成功击中了陪审团心里的一根弦,那根弦能奏出最能引人共鸣的和音。原本已被检方律师带出很远的陪审团,最后被这个声音惊醒,而选择往回奔,最后达成了6比6持平的结果,也就是没有结果。检方律师放弃提问,此起案件撤诉,纳西尔重获自由。
是的,沉冤并未得雪,凶手并未落网,但电视就这么结束了。

被告方主辩律师被公司开除,她答应斯通的3万块钱有没有兑现呢?我想没有,因为他还是继续过着窘迫潦倒的生活。他虽然可怜猫,但因为过敏不能养,所以他那间户型糟糕的房子里,依然只有他的影子与他相伴。被他的总结辩词羞得无地自容的检方老女人律师和老警探博克斯都联手做起了新生意,但斯通只能继续接250块钱的快餐,吃简单的食物,炮廉价的妓女,和儿子的距离也在不可避免的疏远。生活并没有因为他的出色表现而优待他一点,归根结底,就因为他走的是野路子。
他是本剧我感受最深的角色,因为演员演得实在太好。看《变形金刚》的时候,我对这个演员很是反感,因为我不喜欢在激烈的打斗中穿插毫无营养的搞笑,但这个从他出现在本剧的第一个镜头开始,我知道是时候抛开这个成见了。
另外,男主角纳西尔的演员也演得非常棒,从一开始的边缘小屌丝,到入狱后变成肌肉男,形体变了,眼神也沉静了下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