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周书·列传·卷十二

古典文学之周书·列传·卷十二

齐炀 王宪

齐炀王宪字毗贺突,太祖第五子也。性通敏,有度量,虽
在童龀,而神彩嶷然。初封涪城县公。少与高祖俱受诗、传,
咸综机要,得其指归。太祖尝赐诸子良马,惟其所择。宪独取
驳马。太祖问之,对曰 :“此马色类既殊,或多骏逸。若从军
征伐,牧圉易分。”太祖喜曰 :“此儿智识不凡,当成重器。”
后从猎陇上,经官马牧,太祖每见驳马,辄曰 :“此我儿马也。”
命左右取以赐之。魏恭帝元年,进封安城郡公。孝闵帝践阼,
拜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周书卷十二  列传第四

世宗即位,授大将军。武成初,除益州总管、益宁巴泸等
二十四州诸军事、益州刺史,进封齐国公,邑万户。初,平蜀
之后,太祖以其形胜之地,不欲使宿将居之。诸子之中,欲有
推择。遍问高祖已下,谁能此行。并未及对,而宪先请。太祖
曰:“刺史当抚众治民,非尔所及。以年授者,当归尔兄。”宪
曰:“才用有殊,不关大小。试而无效,甘受面欺。”太祖大悦,
以宪年尚幼,未之遣也。世宗追遵先旨,故有此授。宪时年十
六,善于抚绥,留心政术,辞讼辐凑,听受不疲。蜀人怀之,
共立碑颂德。寻进位柱国。

齐炀王宪

保定中,征还京,拜雍州牧。及晋公护东伐,以尉迟迥为
先锋,围洛阳。宪与达奚武、王雄等军于邙山。自余诸军,各
分守险要。齐兵数万,奄出军后,诸军恇骇,并各退散。唯宪
与王雄、达奚武率众拒之。而雄为齐人所毙,三军震惧。宪亲
自督励,众心乃安。时晋公护执政,雅相亲委,赏罚之际,皆 得预焉。

  齐炀王宪字毗贺突,太祖第五子也。性通敏,有度量,虽在童龀,而神彩嶷然。初封涪城县公。少与高祖俱受诗、传,咸综机要,得其指归。太祖尝赐诸子良马,惟其所择。宪独取驳马。太祖问之,对曰:「此马色类既殊,或多骏逸。若从军征伐,牧圉易分。」太祖喜曰:「此儿智识不凡,当成重器。」后从猎陇上,经官马牧,太祖每见驳马,辄曰:「此我儿马也。」命左右取以赐之。魏恭帝元年,进封安城郡公。孝闵帝践阼,拜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天和三年,以宪为大司马,治小冢宰,雍州牧如故。四年,
齐将独孤永业来寇,盗杀孔城防主能奔达,以城应之。诏宪与
柱国李穆将兵出宜阳,筑崇德等五城,绝其粮道。齐将斛律明
月率众四万,筑垒洛南。五年,宪涉洛邀之,明月遁走。宪追
之,及于安业,屡战而还。是岁,明月又率大众于汾北筑城,
西至龙门。晋公护谓宪曰 :“寇贼充斥,戎马交驰,遂使疆埸
之间,生民委弊。岂得坐观屠灭,而不思救之。汝谓计将安出?” 曰
:“如宪所见,兄宜暂出同州,以为威势,宪请以精兵居前,
随机攻取。非惟边境清宁,亦当别有克获 。”护然之。

  世宗即位,授大将军。武成初,除益州总管、益宁巴泸等二十四州诸军事、益州刺史,进封齐国公,邑万户。初,平蜀之后,太祖以其形胜之地,不欲使宿将居之。诸子之中,欲有推择。遍问高祖已下,谁能此行。并未及对,而宪先请。太祖曰:「刺史当抚众治民,非尔所及。以年授者,当归尔兄。」宪曰:「才用有殊,不关大小。试而无效,甘受面欺。」太祖大悦,以宪年尚幼,未之遣也。世宗追遵先旨,故有此授。宪时年十六,善于抚绥,留心政术,辞讼辐凑,听受不疲。蜀人怀之,共立碑颂德。寻进位柱国。

六年,乃遣宪率众二万,出自龙门。齐将新蔡王王康德以
宪兵至,潜军宵遯。宪乃西归。仍掘移汾水,水南堡壁,复入
于齐。齐人谓略不及远,遂弛边备。宪乃渡河,攻其伏龙等四
城,二日尽拔。又进攻张壁,克之,获其军实,夷其城垒。斛
律明月时在华谷,弗能救也,北攻姚襄城,陷之。时汾州又见
围日久,粮援路绝。宪遣柱国宇文盛运粟以馈之。宪自入两乳
谷,袭克齐柏社城,进军姚襄。齐人婴城固守。宪使柱国、谭
公会筑石殿城,以为汾州之援。齐平原王段孝先、兰陵王高长
恭引兵大至,宪命将士阵而待之。大将军韩欢为齐人所乘,遂
以奔退,宪身自督战,齐众稍却。会日暮,乃各收军。

  保定中,征还京,拜雍州牧。及晋公护东伐,以尉迟迥为先锋,围洛阳。宪与达奚武、王雄等军于邙山。自余诸军,各分守险要。齐兵数万,奄出军后,诸军恇骇,并各退散。唯宪与王雄、达奚武率众拒之。而雄为齐人所毙,三军震惧。宪亲自督励,众心乃安。时晋公护执政,雅相亲委,赏罚之际,皆得预焉。

及晋公护诛,高祖召宪入,宪免冠拜谢。帝谓之曰 :“天
下者,太祖之天下,吾嗣守鸿基,常恐失坠。冢宰无君凌上,
将图不轨,吾所以诛之,以安社稷。汝亲则同气,休戚共之,
事不相涉,何烦致谢 。”乃诏宪往护第,收兵符及诸簿书等。
寻以宪为大冢宰。时高祖既诛宰臣,亲览朝政,方欲导之
以政,齐之以刑,爰及亲亲,亦为刻薄。宪既为护所委任,自
天和之后,威势渐隆。护欲有所陈,多令宪闻奏。其间或有可
不,宪虑主相嫌隙,每曲而畅之。高祖亦悉其心,故得无患。
然犹以威名过重,终不能平,虽遥授冢宰,寔夺其权也。

  天和三年,以宪为大司马,治小冢宰,雍州牧如故。四年,齐将独孤永业来寇,盗杀孔城防主能奔达,以城应之。诏宪与柱国李穆将兵出宜阳,筑崇德等五城,绝其粮道。齐将斛律明月率众四万,筑垒洛南。五年,宪涉洛邀之,明月遁走。宪追之,及于安业,屡战而还。是岁,明月又率大众于汾北筑城,西至龙门。晋公护谓宪曰:「寇贼充斥,戎马交驰,遂使疆埸之间,生民委弊。岂得坐观屠灭,而不思救之。汝谓计将安出?」曰:「如宪所见,兄宜暂出同州,以为威势,宪请以精兵居前,随机攻取。非惟边境清宁,亦当别有克获。」护然之。

开府裴文举,宪之侍读,高祖常御内殿,引见之。谓曰:
“晋公不臣之迹,朝野所知,朕所以泣而诛者,安国家,利百
姓耳。昔魏末不纲,太祖匡辅元氏;有周受命,晋公复执威权。
积习生常,便谓法应须尔。岂有三十岁天子而可为人所制乎。
且近代以来,又有一弊,暂经隶属,便即礼若君臣。此乃乱代
之权宜,非经国之治术。诗云:“夙夜匪解,以事一人。”一人
者,止据天子耳。虽陪侍齐公,不得即同臣主。且太祖十儿,
宁可悉为天子。卿宜规以正道,劝以义方,辑睦我君臣,协和
我骨肉。无令兄弟,自致嫌疑 。”文举拜谢而出,归以白宪。 宪指心抚几曰
:“吾之夙心,公宁不悉,但当尽忠竭节耳,知 复何言。”

  六年,乃遣宪率众二万,出自龙门。齐将新蔡王王康德以宪兵至,潜军宵遯。宪乃西归。仍掘移汾水,水南堡壁,复入于齐。齐人谓略不及远,遂弛边备。宪乃渡河,攻其伏龙等四城,二日尽拔。又进攻张壁,克之,获其军实,夷其城垒。斛律明月时在华谷,弗能救也,北攻姚襄城,陷之。时汾州又见围日久,粮援路绝。宪遣柱国宇文盛运粟以馈之。宪自入两乳谷,袭克齐柏社城,进军姚襄。齐人婴城固守。宪使柱国、谭公会筑石殿城,以为汾州之援。齐平原王段孝先、兰陵王高长恭引兵大至,宪命将士阵而待之。大将军韩欢为齐人所乘,遂以奔退,宪身自督战,齐众稍却。会日暮,乃各收军。

建德年,进爵为王。宪友刘休征献王箴一首,宪美
之。休征后又以此箴上高祖。高祖方剪削诸弟,甚悦其文。宪
常以兵书繁广,难求指要,乃自刊定为要略五篇,至是表陈之。 高祖览而称善。

  及晋公护诛,高祖召宪入,宪免冠拜谢。帝谓之曰:「天下者,太祖之天下,吾嗣守鸿基,常恐失坠。冢宰无君凌上,将图不轨,吾所以诛之,以安社稷。汝亲则同气,休戚共之,事不相涉,何烦致谢。」乃诏宪往护第,收兵符及诸簿书等。寻以宪为大冢宰。时高祖既诛宰臣,亲览朝政,方欲导之以政,齐之以刑,爰及亲亲,亦为刻薄。宪既为护所委任,自天和之后,威势渐隆。护欲有所陈,多令宪闻奏。其间或有可不,宪虑主相嫌隙,每曲而畅之。高祖亦悉其心,故得无患。然犹以威名过重,终不能平,虽遥授冢宰,寔夺其权也。

其秋,高祖幸云阳宫,遂寝疾。卫王直于京师举兵反。高
祖召宪谓曰:“卫王构逆,汝知之乎?”宪曰:“臣初不知,今
始奉诏。直若逆天犯顺,此则自取灭亡 。”高祖 :“汝即为前 军,吾亦续发
。”直寻败走。高祖至京师,宪与赵王招俱入拜 谢。高祖曰
:“管蔡为戮,周公作辅,人心不同,有如其面。
但愧兄弟亲寻干戈,于我为不足耳 。”初,直内深忌宪,宪隐
而容之。且以帝之母弟,每加友敬。晋公护之诛也,直固请及
宪。高祖曰:“齐公心迹,吾自悉之,不得更有所疑也。”及文
宣皇后崩,直又密启云:“宪饮酒食肉,与平日不异。”高祖曰:
“吾与齐王异生,俱非正嫡,特为吾意,今袒括是同。汝当愧
之,何论得失。汝亲太后之子,偏荷慈爱。今但须自勖,无假 说人 。”直乃止。

  开府裴文举,宪之侍读,高祖常御内殿,引见之。谓曰:「晋公不臣之迹,朝野所知,朕所以泣而诛者,安国家,利百姓耳。昔魏末不纲,太祖匡辅元氏;有周受命,晋公复执威权。积习生常,便谓法应须尔。岂有三十岁天子而可为人所制乎。且近代以来,又有一弊,暂经隶属,便即礼若君臣。此乃乱代之权宜,非经国之治术。诗云:「夙夜匪解,以事一人。」一人者,止据天子耳。虽陪侍齐公,不得即同臣主。且太祖十儿,宁可悉为天子。卿宜规以正道,劝以义方,辑睦我君臣,协和我骨肉。无令兄弟,自致嫌疑。」文举拜谢而出,归以白宪。宪指心抚几曰:「吾之夙心,公宁不悉,但当尽忠竭节耳,知复何言。」

四年,高祖将欲东讨,独与内史王谊谋之,余人莫得知也。
后以诸弟才略,无出于宪右,遂告之。宪即赞成其事。及大军
将出,宪表上私财以助军费曰 :“臣闻抚机适运,理藉时来,
兼弱攻昧,事资权道。伏惟陛下继明作圣,阐业弘风,思顺天
心,用恢武略。方使长蛇外翦,宇宙大同,军民内向,车书混
一。窃以龙旗雷动,天网云布,刍粟粮饩,或须周给。昔边隅
未静,卜式愿上家财;江海不澄,卫兹请献私粟。臣虽不敏,
敢忘景行。谨上金宝等一十六件,少助军资 。”诏不纳,而以
宪表示公卿曰:“人臣当如此,朕贵其心耳,宁须物乎。”乃诏
宪率众二万为前军,趣黎阳。高祖亲围河阴,未克。宪攻拔武
济,进围洛口,收其东西二城。以高祖疾,班师。是岁,初置
上柱国官,以宪为之。

  建德(二)年,进爵为王。宪友刘休征献王箴一首,宪美之。休征后又以此箴上高祖。高祖方剪削诸弟,甚悦其文。宪常以兵书繁广,难求指要,乃自刊定为要略五篇,至是表陈之。高祖览而称善。

五年,大举东讨,宪率精骑二万,复为前锋,守雀鼠谷。
高祖亲围晋州。宪进兵克洪同、永安二城,更图进取。齐人焚
桥守险,军不得进,遂屯于永安。齐主闻晋州见围,乃将兵十
万,自来援之。时柱国、陈王纯顿军千里径,大将军、永昌公
椿屯鸡栖原,大将军宇文盛守汾水关,并受宪节度。宪密谓椿 曰
:“兵者诡道,去留不定,见机而作,不得遵常。汝今为营,
不须张幕,可伐柏为庵,示有形势。令兵去之后,贼犹致疑也。”
时齐主分军万人向千里径,又令其众出汾水关,自率大兵与椿
对阵。宇文盛驰骑告急,宪自以千骑救之。齐人望谷中尘起,
相率遽退。盛与柱国侯莫陈芮涉汾逐之,多有斩获。俄而椿告
齐众稍逼,宪又回军赴之。会椿被敕追还,率兵夜返。齐人果
谓柏庵为帐幕也,不疑军退,翌日始悟。

  其秋,高祖幸云阳宫,遂寝疾。卫王直于京师举兵反。高祖召宪谓曰:「卫王构逆,汝知之乎?」宪曰:「臣初不知,今始奉诏。直若逆天犯顺,此则自取灭亡。」高祖:「汝即为前军,吾亦续发。」直寻败走。高祖至京师,宪与赵王招俱入拜谢。高祖曰:「管蔡为戮,周公作辅,人心不同,有如其面。但愧兄弟亲寻干戈,于我为不足耳。」初,直内深忌宪,宪隐而容之。且以帝之母弟,每加友敬。晋公护之诛也,直固请及宪。高祖曰:「齐公心迹,吾自悉之,不得更有所疑也。」及文宣皇后崩,直又密启云:「宪饮酒食肉,与平日不异。」高祖曰:「吾与齐王异生,俱非正嫡,特为吾意,今袒括是同。汝当愧之,何论得失。汝亲太后之子,偏荷慈爱。今但须自勖,无假说人。」直乃止。

时高祖已去晋州,留宪为后拒。齐主自率众来追,至于高
梁桥。宪以精骑二千,阻水为阵。齐领军段畅直进至桥。宪隔
水招畅与语,语毕,宪问畅曰:“若何姓名?”畅曰:“领军段
畅也。公复为谁?”宪曰 :“我虞〔候〕大都督耳。”畅 曰
:“观公言语,不是凡人,今日相见,何用隐其名位?”陈
王纯、梁公侯莫陈芮、内史王谊等并在宪侧。畅固问不已。宪
乃曰:“我天子太弟齐王也。”指陈王以下,并以名位告之。畅
鞭马而去,宪即命旋军,而齐人遽追之,戈甲甚锐。宪与开府
宇文忻各统精卒百骑为殿以拒之,斩其骁将贺兰豹子、山褥瑰
等百余人,齐众乃退。宪渡汾而及高祖于玉壁。

  四年,高祖将欲东讨,独与内史王谊谋之,余人莫得知也。后以诸弟才略,无出于宪右,遂告之。宪即赞成其事。及大军将出,宪表上私财以助军费曰:「臣闻抚机适运,理藉时来,兼弱攻昧,事资权道。伏惟陛下继明作圣,阐业弘风,思顺天心,用恢武略。方使长蛇外翦,宇宙大同,军民内向,车书混一。窃以龙旗雷动,天网云布,刍粟粮饩,或须周给。昔边隅未静,卜式愿上家财;江海不澄,卫兹请献私粟。臣虽不敏,敢忘景行。谨上金宝等一十六件,少助军资。」诏不纳,而以宪表示公卿曰:「人臣当如此,朕贵其心耳,宁须物乎。」乃诏宪率众二万为前军,趣黎阳。高祖亲围河阴,未克。宪攻拔武济,进围洛口,收其东西二城。以高祖疾,班师。是岁,初置上柱国官,以宪为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