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龙美术馆举办“艺术史:40×40”推动当代艺术发展

宝龙美术馆举办“艺术史:40×40”推动当代艺术发展

▲ 朱新建《客在北京》53X65 纸本设色

  展览呈现了罗中立、尚扬、陈丹青、何多苓、黄锐、毛旭辉、夏小万、傅中望、谷文达、黄永砯、张培力、朱新建、刘小东、方力钧、岳敏君、刘炜、王广义、张晓刚、马六明、丁乙、洪磊、隋建国、展望、徐冰、李山、余友涵、蔡国强、尹朝阳、杨福东、李松松、宋冬、邱志杰、尹秀珍、汪建伟、毛同强、姜杰、向京、毛焰、叶永青、曾梵志、周春芽,这些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历程中重要的艺术家家及作品,是对中国当代艺术最大规模回溯和展望。

而艺术市场在90年代的开启,也展现出人们在90年代对市场的警觉。中国艺术界已经意识到市场权力的诞生并且已经为当代艺术的合法化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但批评家仍然担心商业的浪潮会吞噬了艺术家及他们的创作。一边是90年代各个自发生长的艺术区的消失,一边是艺术市场的如火如荼,90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史,就在这资本与权力的夹缝中,既如野草,又如狂蟒搬生长。

  上海宝龙美术馆举办“艺术史:40×40”是对创办人许健康先生提出的“弘扬传统文化精髓、推动当代艺术发展”办馆宗旨的回应。宝龙美术馆创办人许健康先生是雅好收藏的儒商,他曾表示“宝龙集团作为企业,得益于国家改革开放政策获得大力发展的机会,希望借助文化、艺术回馈社会。”

许华琳:美术馆是展览学术公益为主的一个平台。我们的艺术中心的定位是消费性艺术,这是一个很年轻的机构,包括我们的言午画廊,会推出很多艺术家,我们艺术中心每年都会做一个大型的全国征集展,包括艺术大奖,它的目的是去挖掘年轻的艺术家。今年的宝龙新绘画大奖的主题是美丽家园,我们全方位征集不同语境下的多种表达,用世界看得懂的艺术语言,讲好中国文化,展示新一代对艺术价值和艺术趣味的新追求和探索,以期传统与当代互融,传承与创新齐辉。

  自去年11月18日开馆至今,上海宝龙美术馆已举办了近十余场大展。作为一家年轻的美术馆,上海宝龙美术馆希望通过举办“艺术史:40×40”这样学术性与历史性兼具的大展,增强对当代艺术的研究和探索。

▲ 向京《唯不安者得安宁》6分37秒 2016 有声色彩

图片 1

艺术家:罗中立、尚扬、陈丹青、何多苓、黄锐、毛旭辉、夏小万、傅中望、谷文达、黄永砯、张培力、朱新建、刘小东、方力钧、岳敏君、刘炜、王广义、张晓刚、马六明、丁乙、洪磊、隋建国、展望、徐冰、李山、余友涵、蔡国强、尹朝阳、杨福东、李松松、宋冬、邱志杰、尹秀珍、汪建伟、毛同强、姜杰、向京、毛焰、叶永青、曾梵志、周春芽

  2018年11月9日,《艺术史:40×40——从四十位艺术家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由上海宝龙美术馆主办,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宝龙美术馆创办人许健康、宝龙文化集团执行董事许华琳、宝龙美术馆副馆长吕美仪,相关部门政府领导、策展人吕澎、参展艺术家;以及文化界、艺术界数百名嘉宾莅临展览现场,并出席了开幕仪式。

▲ 尹朝阳 《惊雷》布面油画 3001050cm 2018年

  宝龙文化集团执行董事许华琳

▲ 尹秀珍《消息没送到》280280151cm 2017

  同时,伴随展览的推出,美术馆还将推出展览画册、宝龙美术馆馆艺术丛书《中国当代艺术简史:1978-2018》、纪录片《中国艺术四十年:1978年以来的艺术历程》等珍贵研究资料和成果,这些都将和展览一起。

许华琳:虽然我们的馆藏作品中国传统和近现代艺术作品多一些,但是我们一直对当代艺术这个版块非常关注,馆藏也有部分当代艺术的精品。这次展览也是对我们美术馆创办人许健康先生提出弘扬传统文化精髓、推动当代艺术发展办馆宗旨的回应,展览的举办会增强我们对当代艺术更多的探讨和研究。

图片 2

而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史,正是在如此的大背景之下,孕育而生。2018年11月9日,由上海宝龙美术馆主办的艺术史:4040从四十位艺术家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拉开序幕,作为上海宝龙美术馆2018年年度大展,展览通过对40位艺术家和他们作品的研究及呈现,勾划从1978年至2018年这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史,希望通过展览唤起更多人对这四十年艺术史问题的思考,了解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的轨迹。

图片 3


开幕现场合影,从左至右:策展人吕澎、艺术家毛焰、艺术家叶永青、艺术家岳敏君

  开幕式上,宝龙文化集团执行董事许华琳表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节点,宝龙美术馆特别推出“艺术史:40×40”大展,以“艺术”的视角感受四十年中国在各方面的成就与突破。宝龙美术馆致力于留存经典、挖掘当下、放眼未来,希望这座专业的美术馆空间,能成为对话当代艺术、推动当代艺术发展的有力平台。相信,这个展览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会继续以开放而多元的态度,构建起中国自近现代到当代的艺术体系,体现出宝龙美术馆责无旁贷的责任与力量,将中国当代艺术推向更广阔的舞台。”

展览时间:2018年11月9日2019年3月3日

  作为上海宝龙美术馆2018年年度大展,“艺术史:40×40”将通过对40位艺术家和他们作品的研究及呈现,勾划从1978年至2018年这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海宝龙美术馆希望通过展览唤起更多人对这四十年艺术史问题的思考,了解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的轨迹。这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转折时期,策展人吕澎说,“我选择了书中的四十位艺术家参加本次展览,我想凭借对这些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的研究与展示,来勾画从1978年到2018年这四十年的当代艺术史——这是“艺术史:40×40”展览的任务。”


开幕现场,从左至右:艺术家展望、策展人吕澎、艺术家刘小东、艺术家邱志杰,图片来源:雅昌

  左起:宝龙文化集团执行董事许华琳、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健康、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王隽、策展人吕澎

▲ 夏小万《舍身饲虎》381.5225cm 纸本色粉 2018

  上海宝龙美术馆在11月8日还推出了“韩国抽象艺术:金焕基与单色画”群展。该展览是韩国抽象艺术的呈现,艺术家将以他们的精彩作品发问东方传统美学哲思与抽象艺术,乃至当下文明发展的碰撞与连结。

许华琳:宝龙集团是做商业地产出身的,也在做艺术酒店,其实,产业链的完善其实更有助于艺术的推广。比如我刚才说的我们的艺术中心都是开在商业里面的。目前我们文化业务在商业方面的主力,就是宝龙艺术中心,这也是我们集团一直以来的优势。如果只是固守在一个地方发展文化业务,是有局限性的,所以宝龙要用自己做商业的优势来推动文化产业。宝龙艺术中心,将我们业务板块不断放大,更好的完善产业布局。

图片 4

Q:目前宝龙集团在地产、文化、美术馆、酒店等领域已形成综合产业链的发展,请问宝龙是如何看待文化、商业和艺术之间的关系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据悉,展览自2018年11月10日起对公众开放,展期持续至2019年3月3日。

新潮美术的退却,如何以一种新的方式去构建艺术与现实的关系,如何开启更深层次的中国化,成为该阶段艺术家所思考的问题,它成为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不可回避的问题。人们告别了对真理、本质和终极关怀的问题,逐渐走向了新生代、玩世现实主义、政治波普和艳俗艺术。正如栗宪庭所说,它具有反叛80年代现代主义思潮的新的文化倾向。1989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展作为80年代中国新潮艺术的阶段性终结,同时也使企图引进西方现代文化以拯救和重建中国新文化的理想主义收到沉重的打击,玩世现实主义即是这种不得不面对精神破碎状态的心灵产物。

▲ 开幕现场合影,设计师朱砂在父亲朱新建作品前与星空间创始人房方


开幕现场:艺术家马六明、艺术家岳敏君、艺术家隋建国、艺琅国际创始人谢蓉,图片来源:雅昌

在这一历史时期,质疑与启蒙,成为当时自由思想与现代主义的主要特征。虽然在此40年中,所有的40位艺术家,都经历了三个阶段,且都不同程度地呈现了三个阶段的不同艺术特征,但我们依然作出了一个模糊性的、不算真正的分类的,勉强性的,权且分类。在这里,罗中立、尚扬、陈丹青、何多苓、黄锐、毛旭辉、夏小万、傅中望、谷文达、黄永砯、张培力、朱新建,成为此次展览中,关于第一阶段的重要参照者。

展览地点:宝龙美术馆7、8、9、10展厅

一片白茫茫的未来。一种前途未卜的焦虑,冲突是难以掩盖的,概括地说,今天的艺术界已经没有了象征时代的观念大厦,大地白茫茫一片废墟,四处都是挣扎着的生命。这表明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国艺术进入了一个更加复杂的新阶段。考虑到艺术现象的多样化和价值观的纷乱,批评界的立场、观点与策略的多重性,几乎每一种艺术现象所针对的问题又迥然不同,并且具有改变历史的种种颠覆性特征,就像互联网里不断衍生的新词对旧词的置换、重组与淹没以保证更加开放的言论和链接自由,进而创造一个新世界一样,我们可以将这个新阶段看成是在第一阶段以来开始的现代主义和当代艺术基础上的碎化的革命。

在这里,第三阶段更像是一个正在进行时中的当代史,没有人可以说这一阶段到什么时候为止,它与前两个阶段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性质,那就是不确定性和不可定论性。在这里,做任何结论性的断言,都是不切实际的,人们往往在第二天,就可以得出对第一天理论的反驳。

而艺术家的工作正是在这一历史当中,通过艺术的形式,来予历史现实给予了充分的呈现和表达,最终在1989年的现代艺术大展上对艺术问题展开了丰富的呈现。而针对这一历史时期,吕澎批判了那些近年来,以怀疑主义的方式,斥责80年代的艺术运动为道德主义的幼稚历史观,认为那些曾经在中国大地上出现过的潮流和运动不过是西方意识形态的i
中偏见和选择。他认为,如果批评者们,无视80年代的思想解放是对之前文革思想禁锢的决定性的历史批判,不将中国处在历史转折上的上下文进行联系,对中国社会的特殊语境和问题于不顾,掉进想象中的艺术或观念乌托邦时,批评者的看法就会与历史事实相去甚远,而这些文字就有可能构成对历史的反动。

而宝龙艺术中心属于我们的经营项目,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培养年轻的艺术家,偏向于艺术品消费。目前我们艺术中心在上海、杭州都已经在运营了,这两家今年下半年都做了几场偏向大众消费的展览,比如我们和HI艺术合作的艺术品市集活动。如果说这三家艺术中心有什么不同,不如说他们的相同之处,包括未来开馆的厦门中心,三地的艺术中心都是设置在我们宝龙商业里面,与商业紧密结合,都是面向大众消费。

从1978年到今天,我们所说的艺术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才是我们应该更加关心的艺术问题?进而什么样的标准才能够让人们对这个历史时期的艺术以及所赖以产生的社会变迁有一个符合文明意义的理解?这些问题始终拷问着人们,也拷问着我们的时代。

40年前,邓小平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探索中国究竟向何处去?成为举国上下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中国处于一个重大历史关头。在历史的抉择面前,邓小平指出:解放思想是当前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而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在历史面临各方面挑战和保守势力抬头的局面下,在1992年的南巡讲话上,邓小平更单刀直入地提出不搞改革开放,只有死路一条的论述。

▲ 开幕现场,策展人吕澎致辞

▲宝龙文化执行董事许华琳

中国成为全球语境的参与者,在这里,经济领域的表现尤为突出,而政治影响力和话语权,也紧随其后。由于第二阶段的不争论,导致了第三阶段的复杂性,是人们在早期远远没有预料得到的。复杂的角色和要素,令人眼花缭乱的现实,使得人们如坠入汹涌波涛之中,身在庐山而难以自拔。

▲ 李松松 《露娜指引我们战斗》木版油画 370 x 320 2016

▲ 开幕现场,艺术家向京、艺术家毛焰、艺术家何多苓、艺术家姜杰合影

让当代艺术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共同建设美好家园以及宽容多元的和谐社会,构筑和引领中国新时期的生活美学,融艺术于生活,生活与艺术共舞。在这里,我们有了自己的艺术家库,我们会选择好的艺术家进入我们的艺术中心,进入老百姓的生活,从而使艺术能够真正进入大众。

Q:继上海宝龙美术馆开馆以来,目前已在杭州开办宝龙艺术中心,并且厦门也在筹备中,能谈谈宝龙在三地之间有何不同吗?

展览信息

1989-1999:告别本质论

▲ 丁乙 《十示 2017-7 》 366242cm 椴木板上综合媒介 2017

▲ 刘小东《榻上爷们儿》Man on Bed 200x200cm 2003布面油画

▲ 马六明《No.4》250x200cm 2016

▲ 隋建国《触手可及-海市蜃楼》聚氨酯与现成品石油桶 232230133cm 2018

▲ 毛旭辉《剪刀丛林光芒》 300220cm 布面丙烯、油彩 2018.08

▲ 在开幕现场,参展艺术家罗中立致辞

作为今年宝龙的年度大展,此次展览为何选择中国改革开放为主题呢?是否有着特殊的艺术史的深意?宝龙文化执行董事许华琳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表示:

▲ 汪建伟《姿势、动作、身体、经验 No.1》2018 250x184cm

▲ 艺术史:4040从四十位艺术家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现场

▲ 开幕现场,图片来源:雅昌

▲ 岳敏君 《表里如一-1》_200x250cm_2018_布面丙烯

在这场宝龙美术馆年度大展中,呈现了罗中立、尚扬、陈丹青、何多苓、黄锐、毛旭辉、夏小万、傅中望、谷文达、黄永砯、张培力、朱新建、刘小东、方力钧、岳敏君、刘炜、王广义、张晓刚、马六明、丁乙、洪磊、隋建国、展望、徐冰、李山、余友涵、蔡国强、尹朝阳、杨福东、李松松、宋冬、邱志杰、尹秀珍、汪建伟、毛同强、姜杰、向京、毛焰、叶永青、曾梵志、周春芽,这些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历程中重要的艺术家家及作品,是对中国当代艺术最大规模回溯和展望。

▲ 傅中望 《无边界》 傅中望 木 尺寸可变 2016-3

▲ 李山 《偏离》 硅胶,PVC等综合材料 210x190cm 代:2017

▲ 谷文达《天象碑林六系 a》细节,儒石 简词 裹刻,2014

▲ 陈丹青 《沈周与董其昌双重奏布面油画》101.5X220.5cm 2014

在邓小平1992年在经济上重启的改革,以及对政治上姓资还是姓社问题的不争论,在事实上开拓了改革发展的某些空间,同样的,也为历史以后的进程制造了未争论所遗留下的隐患。虽然如此,艺术家的开放程度依然在向前推进,人们所熟悉的现代主义语言被拆解和重组,现代主义的本质论被逐渐消解和破除,它使得中国当代艺术家有可能摆脱与西方现代主义的相似性。

在这一阶段的呈现上,刘小东、方力钧、岳敏君、刘炜、王广义、张晓刚、马六明、丁乙、洪磊、隋建国、展望、徐冰、李山、余友涵,成为此次展览的另一重要的参照。在这里,随着历史阶段的变更,在上一阶段所呈现出来的激进主义,在1989年之后开始退潮。恍惚、隐约、迷离成为一种时代的现象,逐渐演化为一种时代的特征。在变革中,社会气氛的严肃化,使得第一阶段的艺术运动被批判为全盘西化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在美术界的具体表现。

策展人:吕澎

许华琳:当下的消费模式在变,大家去商场都会想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从商业市场的角度来看,我们就要学会如何去做市场区分,去做出自己的特色。艺术对大众来说,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当我们在商场布置一件装置,或是放置一件艺术作品,消费者走过之后,就会留下印象。艺术最终的流向是大众,如何做好这一环节,除了美术馆的公益展览外,商业本身也是一条好的途径。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