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卡大派送 鬼马小女生 伍美珍

贺卡大派送 鬼马小女生 伍美珍

12月份一到,那些摆地摊的就开始蜂拥而至,在学校门口抢占地盘。只见他们把袋子打开,掏出一块塑料布唰地往地上一铺,然后哗啦啦,各种圣诞和新年的贺卡就亮了出来。
最可爱的是个老奶奶,她对着放学的人流,举着贺卡大声地叫卖:“快来买啊,法国伦敦的爱而非铁塔,很漂亮的!”
我们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看的时候倒是眼馋,可惜这年头,什么都不涨价,惟有贺卡越做越复杂,也就越来越贵起来。
有一天我在报社里听到大童说,他要整一篇学生在元旦前热衷于互送贺卡的稿件,他特意来问,我这种情况在我们班里是否很多见,我说:“有是有的,不过只是少数。”
大童不相信我,连小洛都在一旁嘲笑我,说大头马肯定最怕花钱的,一张贺卡都不会送出手!
我真是有冤无处说,也只好对他们说,你们不相信就拉倒吧!
班里有一两个买了贺卡写上几句肉麻话拿来送人的,却遭到一顿痛斥:“搞什么吗?你发花痴啊?”
更有不客气的:“我不要!要了你的还得要回送你,花钱。”
这句话说者无心,听者倒是有意,这个听者便是我了!
这句话我琢磨了很久之后,一个大胆的计划便诞生了。
就在圣诞节的前三日,我捧着大堆贺卡来到报社,见到熟人的就奉送一张,里面有我抄录好的名人警句,接到贺卡的人百分之百的表现出激动不已,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表情。
兔子接到我的贺卡后,惊诧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两天后,我充当我妈的尾巴参加报社的圣诞晚会,正如我所料,凡是收到我贺卡的人,都会掏出一件礼物来心甘情愿地送给我。
他们翩翩起舞的时候,我却在兴奋地清点我的礼物,其中居然有我梦寐以求的潜水表一只、DVD数张、一次性相机一个,还有可爱的小脚丫调频收音机、多功能折叠灯、卡通CD套……
哎,到底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知道什么叫做“礼尚往来”!
我激动万分,当场欢呼起来:“好划算喔!”
那天,大童写的稿件也上了报纸,其中列举了送贺卡的几大坏处,一是浪费金钱,二是浪费木材,破坏环保,三是使单纯的同学友谊带上了功利的色彩。
送贺卡的好处他没写上,不过这样也很好,就让它成为我的永久“秘密武器”吧。

记得小时候是不知道有“圣诞节”这个节日的,那个时候最开心的就是“六一”儿童节。因为就只有在“六一”这天,老师才会收起严肃的面孔,与我们一起开心地游戏。而我们,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上学期间不上课,一天玩到晚,更开心的是还能赚取糖果。放学回家的路上,跟小伙伴们比赛,谁赢的糖果最多,谁就最厉害。

那个时候的快乐真的好简单。

在我真正意义上“过上”圣诞节是在初中。

到镇里去读初中以后,才知道圣诞节对别人来说是个这么热闹的节日。那个时候盲目跟风,就知道是圣诞节,也不知道圣诞节究竟是个什么节日。跟着买礼物送同学,也收同学的礼物。

初中,送的都是贺卡,相互友好的同学之间互赠贺卡,在每张贺卡上写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再就是送给偷偷喜欢的人巧克力,结果便是满城风雨,也低调不起来。那个时候大家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而巧克力更是被灌输了更多的含义,所以只要一看见巧克力出现,便是起哄声压盖整幢教学楼……

而同学之间,开始是最普通的贺卡;而后发展成封面有闪闪发光的磨砂,或是展开就能立体的图画;最高级的就是集前二者为一体,再加上有圣诞歌声的小喇叭了,当然还有个闪彩光的小灯泡。那时一个圣诞节的贺卡,就得花掉我辛辛苦苦存的几个星期的零花钱。因为相好的朋友太多,而有时没有准备给朋友,朋友却送给了我,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又重新去买。

现在看着抽屉里还有叠得厚厚的贺卡,虽然感觉自己当时幼稚,但脸上还是会不经意地露出笑容。

到了高中,除了知道圣诞节之后,又知道了一个新的节日,那就是———平安夜。而且平安夜比起圣诞节来似乎要更隆重。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