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我的故事都写在了另一个世界里”

“我把我的故事都写在了另一个世界里”

本人并不是动漫迷和美剧迷,片中眼花缭乱的“彩蛋”并没有撩到我,却是故事副线和细节打动了我。故事主线是游戏通关和三把钥匙的线索,故事副线是三把钥匙背后的哈利迪生平的秘密。所以给这部电影的一句简评是:“
影片中最深的寓意,都藏在角落里,不是彩蛋”,几个关键词是“世外桃源”、“永生”、“记忆库”

绿洲设计师真是天才。

首先说说主线三把钥匙引出的故事:第一把钥匙是关于男主帕西法尔逆向思维,找到通关捷径的故事。这个故事的隐喻是,现实世界的纷繁喧嚣,那里永远达不到人生的彼岸,必须另辟蹊径才行。

影片的开始,是两个让人倍感不适的世界的切换:现实世界中,人们像蝼蚁一样活在破败的朽烂的工业垃圾里,透过叠屋区车厢的窗户可以看到,人们活在VR的世界中,戴上眼镜放弃了真实的生活,像一个木偶一般被无形的线控制着,张牙舞爪,丑态必现。现实生活中的厨房即将着火爆炸,但是沉迷游戏的妈妈已经听不到胖儿子的喊叫;肥胖的穿着丑陋毛绒睡衣的老女人在VR世界里想象自己是性感的钢管舞女郎,大跳艳舞;严肃的公司职员在虚拟世界里激战死亡,摘下VR眼镜之后便混淆了现实和虚拟的界限,发狂大喊,把自己当成超级英雄,要从楼上跳下;可爱的小萝莉在游戏里死掉之后,摘下VR眼镜露出一张被游戏杀戮扭曲的狰狞的脸,眼睛里全是杀气;男主姨妈的混蛋男友为了在游戏里赢钱,花掉了姨妈存下来的要搬离贫民窟的积蓄;而男主,在影片的开始也是一副不可救药的破落形象,从叠屋区车厢一样的家里,穿过一大片垃圾,再钻过垃圾堆,到另一个车厢。

第二把钥匙是关于人生永恒的主题——爱情。灵魂人物、游戏创始人哈利迪内心”过不去“的坎就是爱情,他毁掉了所有关于”她“的痕迹,却偏偏把她设为解开迷宫的第二把关键钥匙。现实世界中,哈利迪在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爱情中,是个失败者,在他一手打造的虚拟世界中,他的失恋有了挽回的机会,“她”依然在等待他的开口,给他最后的机会。

在这个鼠洞一般的车厢里,男主戴上VR眼镜,就来到了绿洲,他真正活着的世界。当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已经破败、凋零,人们放弃去解决问题的时候,一个游戏设计师创造了一个叫做绿洲的虚拟世界,不堪生活重负的人们逃避到虚拟世界中寻找慰藉。那么这个控制着现实生活中所有人的迷幻的世界是怎样一个世界呢?在绿洲世界里,玩家无所不能。现实世界中住在贫民窟的苦工可以在游戏世界中成为超级英雄;脸上有胎记自惭形秽的女孩子也可以有一张姣好的脸;一个两百多斤的和妈妈一起住在地下室的中年大姐也可以成为一个什么都能造出来的机械师;一个整天被人欺负的11岁男孩,也可以在游戏中隐瞒年龄成为强者。他们开着赛车急速狂奔、厮杀,到处是血腥、恐怖和暴力、到处是纸醉金迷、灯火酒绿,可以说,这里满足了所有的人的欲望,也把人心里最隐秘、最阴暗的渴望激发出来。

第三把钥匙是关于“有缘人”。这个游戏的最终目的是寻找公司继承人,必须是哈利迪的知己,而不是以商业为目的的反派人物诺兰。第三个关卡的场景是第一个“彩蛋”游戏,隐喻是你必须触发“彩蛋”,而不是通关,关卡并不存在。且撇开这个小故事本身可发掘的深刻寓意不说(人生的意义在于发现彩蛋,而非通关,关卡并不存在),哈利迪的目的是发现那个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的“有缘人”,至于后来的拒绝签合同的环节,则是锦上添花了。

影片看到这里,我感到很失落,VR许诺的世界怎么是这样一个世界?现实和虚拟世界都让人感到极度失望,我仿佛看到未来世界的人们,挤在罐头一样的方寸之家。VR帮助人在床上度过了一生:学习、交游、工作、恋爱、结婚、老死……再加两根医疗管子解决人的吃喝拉撒,一个人的一生可以在一动不动中度过。至于人的梦想、人生的意义?都不需要人去经历痛苦、去挣扎着实现,VR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你害怕什么,恐惧什么,VR就帮助你逃避什么;你期待什么,渴望什么,VR就帮助你实现什么。它很轻易地迎合你的欲望。

以上三个关卡对应的是故事的主线,而故事的副线,则是围绕哈利迪的人生轨迹展开,从穿插在主线中的点滴线索和影片结尾是哈利迪童年居所中的对话可以组合而成。在男主帕斯法尔终于通关成功后,哈利迪化身为两个角色,一个是儿童时期的他,一个是过世前老年的他,在男主面前呈现的是,哈利迪儿童时代的卧室,当哈利迪把公司交给帕斯法尔后,两个哈利迪都准备推门而去,留下帕斯法尔一个人呆在房间。帕斯法尔突然问道,你已经过世了吗?哈利迪回答道,是的。帕斯法尔继续追问,那么您现在又是谁呢?哈利迪微微一笑,推门出去,向帕斯法尔挥手道别。在虚拟世界,一刻即永恒,生与死的界限被打破了,哈利迪在“绿洲”游戏,也就是以他的记忆库为素材一手打造的“世外桃源”中得以永生。大概这也是年过70的斯皮尔伯格经常在思考的问题吧,物理的现实世界和虚拟的意识世界的隔阂或许总有一天会被打通。

但这样的未来却是让人害怕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nowwood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就在这样的两个令观影人战栗的世界切换中开始。

绿洲的设计师真是一个天才。

一个游戏设计师把他的一生做成了一个游戏,闯过三关,拿到钥匙就可以得到设计师的创造的绿洲世界和巨额财富。但这三关,只有深入了解设计师的人,懂得他的人才能找到通关的钥匙。也许连设计师都想知道,有没有可以懂得他内心的恐惧与渴望的人。

每一关都是在解读设计师。

那么,设计师哈利迪设计的游戏是什么游戏呢?

第一关是一个赛车竞速游戏,有各种障碍阻碍玩家到达终点。所有的人都知道竞速游戏的规则就是高速前进,所以几年过去了,都没有人可以通过第一关。什么样的人可以?真正懂得游戏设计师的人可以。设计师哈利迪最不喜欢制定规则,但是他一手创造的游戏世界已经发展到了必须要制定规则的时候。这位游戏设计师就像是一个固执的老头子,坚持自己的想法,希望他设计的游戏一直停留在游戏最初的样子,哪怕现实要求他必须制定规则,他还是不愿意往前。在博物馆的影像里,他告诉自己的朋友“可以往后倒退一次,只有一次,用尽全部的速度”,这是他的坚持。而真正懂得他的男主就从这些话里找到了线索:为什么要制定规则?为什么要遵从规则?谁说的竞速游戏就一定要高速向前?为什么不可以全速后退?男主解开了这个线索,在赛车竞速比赛中,当所有人都高速向前的时候,他全速后退,通过了第一关,拿到了钥匙。赛车游戏需要全速倒退才能通关,为什么不行?第一关是设计师哈利迪做游戏所坚持的理念——不要设定规则。

第二关是一个恐怖向的解密游戏。设计师给的线索是自己不愿意迈出的那一步。男主翻遍哈利迪的资料,找到了设计师最希望删除掉的人生经历,找到了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往事——自己的心上人成为了最好朋友的妻子。男主和他的朋友在游戏里进入了哈利迪和心爱的基拉约会的那一周,他们一起去看了《闪灵》,哈利迪还为基拉造了一个混乱星球,想要邀请她共舞,但是终其一生,哈利迪都没有迈出那一步。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恐惧害怕什么,也许是对现实世界社交的恐惧?所有挑战第二关的人都以为只要通关了《闪灵》就可以拿到钥匙。只有女主才知道设计师哈利迪最害怕的不是电影《闪灵》,他不敢迈出去的那一步是向心上人发出共舞的邀请,为什么是女主发现了这个秘密?因为在某一点上,她和设计师是一样的,一出生就有胎记的女主在现实中自卑,当她在游戏里遇到了心上人,也和哈利迪一样不敢在现实中发展他们的关系。他们都是在现实中很自卑很孤僻的人,当遇到了心爱的人,都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不敢走出一步,游戏是他们的庇护所。所以当女主在现实中见到了男主,她就立刻理解了哈利迪,知道了第二关解密的关键——克服《闪灵》里的僵尸所代表的那些恐惧,打败它们,勇敢地走到哈利迪心爱的基拉面前,向她发出邀请:我可以和你共舞吗?这是哈利迪没有迈出的那一步。第二关讲的是设计师哈利迪心里最害怕的东西,也是他这一生的失落之处。而游戏弥补了这些,但又给他留下了现实中无法改变的遗憾。

第三关是在游戏里的冰面上玩一个游戏,《魔幻冒险》。挑战的反派玩家以为只要赢了游戏就能通关。但是只有深度了解哈利迪其人的男主才知道,玩这个游戏不是为了赢,而是玩下去找到游戏探索的乐趣,把一个隐形的方形拖到屏幕中间就能解锁游戏史上的第一个彩蛋:设计师的名字。玩游戏的乐趣,不一定是赢,探索本身就是就是一种乐趣,彩蛋是探索的奖赏。

在男主通关三个游戏之前,反派用一个无敌的炸药毁灭了整个游戏世界,但是玩家却因为一次无意的博物馆探索,得到了馆长赠与的一个银币。整个游戏世界毁灭,男主却活了下来,只因为这枚意外获得的银币可以在游戏里额外获得一条命。这也是设计师的彩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